当前:首页 > 新闻中心
可行性低碳路在何方?
2010-8-21

  低碳,作为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不断被各行各业各类人群提及。对于低碳的践行大到环保低碳建筑、新能源交通工具,小至步行生活、随手关灯。但是其中不乏光打着低碳旗号,或者原本良好的低碳理念和设想,但在操作上不具可行性,以至于堪称“伪低碳”的理念行为见诸于我们的生活。有多少低碳想法真正落到实际?又有多少低碳概念切实可行?在环保低碳意识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我国,低碳主义的可行性、可推广度决定了其将来的发展前景。

  备受热捧的新能源汽车以电能取代汽油柴油提供动力,被认为是未来减轻污染、降低碳排放的理想选择,事实上,自然界能源向电能的转化率、转化后的输送、电池折旧等损耗让人不禁顾虑起新能源的使用成本是否真的低碳。将低碳融于生活的态度值得肯定,有白领响应低碳号召,从健身房转去天然健康的公园锻炼,但往往是驾车前往,这显然与低碳的初衷有些背道而驰。

  低碳在国外发展已经历了一段较长时期,在国内还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在低碳理念的应用和推广上,建筑行业堪称其中的领先者。如今国内的地产界从低碳住宅建筑到低碳产业园区的兴建和改造,已开始越来越多地致力于低碳理念的体现,然而就低碳的应用与推行来看,其中标准也是参差不齐。

  绿色住宅、节能建筑越来越多地被人们所提及,有些建筑的确从居住体验、环境指数等多方面进行严格把控,也受到了国家标准的认可,但也有不少所谓的绿色建筑事实上只是在某一部分使用了极少量的环保节能材料,并且相应地大大增加了建筑成本。真正的低碳建筑应该以天然原生态材料为主,从根本上是可持续发展和循环利用的,纵观建筑领域,事实上存在不少成功的低碳建设案例。

  众多上世纪的老厂房、旧建筑如今修旧如旧,以原本的建筑风格为基础,打造成为备受时下年轻人推崇的创意园区。著名的1933老场坊原本是上海工部局宰牲场,红坊和莫干山路M50从废弃的老厂房、旧仓库华丽转身,就其中节省的人力物力及最终建筑效果而言,无疑是值得借鉴的低碳工程典范。

  徐汇龙华滨江地区在50年前曾经是一片农田,其后的工业化进程将这里变成了污染源,随着徐汇滨江生态休闲商务区的建设,短短两三年内龙华完成华丽蜕变。据悉未来徐汇滨江将在工业时代遗留的印记上继续进行新型商务区改造,将原沿江塔吊系统进行全部修复,形成多个节点公园的塔吊广场群,建于1984年的北票码头原煤炭传送带,则改建为长约420米的空中观景廊道。徐汇滨江充分利用原本的建筑结构和材料,将低碳构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承担上海与长三角交通、贸易联通等任务的虹桥商务枢纽每天迎接巨大的人流量,产生的碳排放不容小觑,而虹桥商务区的规划是建立一座功能多元,除了商务办公也能满足购物、休闲、文化、娱乐等多方面需求的城市综合体。在高标准建筑的基础上,虹桥商务区核心区全面低碳排放,局部区域或建筑实现“零碳排放”,作为沪上首个低碳商务示范区,虹桥商务区的经验将为其他低碳商务区建设做出表率。

  中心城区旧址改造与转型,将在很大程度上优化土地利用率和城市建设成果。位于本市普陀的桃浦地区以往是上海知名的大型化工区,环境污染情况十分严重。为一改区域形象,如今的桃浦功能区规划打造成为一座宜商宜居、配套完善的低碳城,成为上海的绿色低碳示范区之一。据悉重度污染的桃浦在地块上属于“棕色地块”,区域改造升级首先要进行土壤修复、污染治理等工作,从根本上切断桃浦环境问题的源头。桃浦地区由污染地块的修复到低碳城区的兴建,相信将为上海低碳区域建设提供具有价值的参考样本。

  一次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将低碳的话题和使命摆在了全社会、全世界面前,而在以低碳为主题的上海世博会过后,这一深远、广泛的命题有了更多实际的可操作方案。低碳人人在说,然而想要将低碳事业长期可持续地发展下去,就必须让它落到实处,不仅仅只是口号,同时也要顾及到低碳理念执行的效果及可行性。国内的低碳之路尚处于初期阶段,在摸索中前进的低碳事业更需要找到正确的方向和方法,使低碳事业能够长久持续下去。